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体育赞助 >第两百八十四章 多年的隔阂

第两百八十四章 多年的隔阂

夜家大宅。

“林玲,你确定他今天会来?之前烈都联系不到他……”芊芊坐在沙发上,双手紧张的绞在一起。从知道了严天的所作所为之后夜岩一直试图要联系他,只是这些日子过去之后仍旧一点消息都没有。甚至连以前两人之间固定保有的联络方式都被刻意切断。

夜岩表面上看似平静无波,心底却已是按捺不住的起伏。自从知道自己不过是被人利用的棋子之后他一直矛盾着要不要去见这个自己一直视为父亲一般的男人,亚楠跟孩子给了他勇气之后,他却找不到严天的人了。

“见到你我很高兴,如果可以,希望你可以回来夜家。”夜星宇言辞格外的恳切,虽说当初夜家抛弃夜岩的事已经被说开,可多年的隔阂并不是说去除就能去除的掉。

夜岩表情僵硬的一语不发,芊芊只得在一边推推他的手臂,“姐夫,谢谢你,烈会记得时常回来的。”

夜星宇错愕的看着代替夜岩表示善意的女子,“你……叫我什么?”他跟夜岩是同胞兄弟,芊芊是夜岩的女人,理应叫他一声大哥吧。这句姐夫……

芊芊轻笑,“你是林玲的人,我叫你一声姐夫是尊称,有什么问题么?”难道只有他们男人之间可以称呼朋友的妻子做嫂子,女人就不能叫自己好友的老公姐夫吗?

“咳咳!我,我是林玲的人?”夜星宇尴尬的重复了一句,对于这种归属感有些适应不良。如果她能反过来说林玲是他的人,听起来应该会更让人觉得舒服。

南林玲看了他一眼,“如果你愿意的话,随时可以解除我们之间的关系。”这男人连个说法都要这么介意么?

夜星宇连忙否认,“不是不是,你千万别误会,我没有不愿意。再说,我本来也是你老公,自然算是你的人。”笑话,他又不是脑袋坏了,为这种小事让林玲不开心多不值得?

芊芊有趣的看着夜星宇紧张的模样,“现在我倒是开始觉得姐夫是真的关心青了,不是我要多话,青虽然平时冷冷淡淡,可在天使集团却是炙手可热。如果你不抓牢一些,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在后面惦记。”且这惦记的队伍中还是男女都不缺。

林玲微微皱眉,“亚楠,不要开这种玩笑。你已经有很久没进过公司了,再这么下去,赵珍回来之后指定不会让你有时间闲着。”那个妖女的报复心理是天下第一的强。

提到商某人,芊芊立时泄气,“你还说赵珍,之前她到瑞典去追赫连爵之前就已经使唤了我好几天,之后又隔三差五的打电话来要我切入挪威皇室的网路系统去搜取有价值的情报。如果赫连爵真的敢娶那个挪威的公主,我看她就敢去挑起周边国家跟挪威的战争。”以前始终不肯承认自己对赫连爵异于常人,现在总算不再嘴硬了。只是商大小姐的感情,一旦给了就是轰轰烈烈,一般人真招架不住。

“不需要担心,挪威公主喜欢的另有其人,赫连爵只是想利用她来挽回面子罢了。”过去多少年都被赵珍吃的死死,不扳回一城怎么继续跟她过下去?

芊芊恍然大悟,“你早就知道赫连回去瑞典就是为了让赵珍认识到自己的感情?还是说……这件事根本就是你的意思?”赵珍一贯是算计别人的那个,放眼集团上下也只有南林玲敢在有兴致的时候算计她,就以往的经验来说,不算计则已,只要有就是玩大的。

南林玲优雅的勾起唇角,“我一向不喜欢跟她计较,可是一早我也提过,不准算计到我的头上。她竟然在几年前就阻碍劭唯找寻肖元宇,这笔账如果我不清算,岂不是要自打嘴巴了。”她做事从不急于一时,慢慢的耗才显得耐人寻味。

芊芊傻眼,“你是因为她妨碍了齐劭唯找姐姐的事,所以给赫连爵出了主意要她跟挪威公主联姻?这也太……”一直以为在集团里掌握最大信息情报的人是她,最近越来越发觉这种认知错误。南林玲才是最大的信息源,她是多久之前就打算留着一手算计赵珍了?

“我这么做只是减少自己的麻烦,给赫连爵一个建议并没有什么不好。况且如果不成全那个公主跟她的心上人,我身边很可能还会多一个跟班。”说到底,她这么做也是为自己清理麻烦而已。

亚楠杏眼圆睁,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你的意思是说,那个挪威公主是你在两年前出差时邂逅的那个想要拉你上演现代版女驸马的……”不是这么巧吧!

南林玲赞赏的看了她一眼,“想起来了?没错,就是她。如果不是出于无奈当时我也不会救她,之后她的热情你也有所耳闻了。我对女人没什么兴趣,况且我周围实在也不缺少。”不知道是不是她生错了性别,如果生为男子,估计很可能被票选为绝大多数女性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

“她既然有心上人,你还建议他跟赫连爵联姻做什么?”这不是乱点鸳鸯谱吗?何况赵珍指定会去蹚浑水,到时候不热闹了才怪。

林玲浅笑,“如果不联姻,怎么会有另一个男人知道她炙手可热?也只有赫连爵这种男人才能激起那个人的危险意识。不过赫连做事一向谨慎,这次在国际版头条上只登出了二女争夫的报道,对于另一个男人跟他争挪威公主却只字不提,想来事情已经要私下解决了。所以不需要多久,赵珍会再回来台湾。”

“我的天!你算计了一个透彻。等赵珍回来不跟你算账才怪。”芊芊抚着心口,有些难以承受赵珍会有的举动。

林玲看着手腕上银色手表,不怎么在意的开口,“你觉得赵珍回来之后敢拿我开刀么?云想衣还没有离开,她惹上我只是自讨苦吃。”除了她之外,云想衣是最不买赵珍面子的人。以致于商大小姐常常感叹命苦,说是再也没有她这么委屈的老板了,总要看着下属的脸色做人做事。

“你不说我还忘了跟你确定,云来台湾是真的吗?从美国来这边之后我已经很久没看到他了。之前连柏林都在念叨,说是很想他。”芊芊换上小女孩儿梦幻表情,让夜岩看的极不是滋味儿。

夜星宇敏锐的注意到夜岩的反应,“看来这个姓云的,是我们共同的克星了。只要听到他的名字,我最想做的动作也是皱眉。”

芊芊不解的看着厅里的两个男人,“姓云的?这种说法听起来真不客气。你没有见过云,所以最好不要揣测。任何一个女性都会希望自己的伴侣是那样优雅的男人,但这不能成为你说他是你们克星的理由。”事实上云想衣对她并不热络,只是出于对南林玲的感情所以连带的也给了她绅士风度。

“云过来是因为半夏的事,这也是赵珍离开之前叮嘱过一定要办的事。”赵珍是需要对水半夏负责的,因此半夏失踪后最心急的人是她。

亚楠握着杯子的手一顿,抬起头看向一脸淡然的南林玲,“青,你见过云了?那他怎么说,半夏去了哪儿?”

南林玲笑笑,“我们今天要谈的不是公事,你放心,半夏不会有问题。在赵珍回来之前,珍惜你的假期吧。”因为以后那可能就变成奢求了。

“林玲,现在已经接近中午了,你确定……严天真的会来?”又等了一会儿,芊芊盯着笔记型电脑的眼已经开始有些发涩,真是挫败,她竟然还是查不出严天的入境记录。

南林玲才想回她的话,忽然神色一改,而后轻笑了一声,“你来迟了,桌上的清茶已经凉透了。”回来夜家之后她便叫佣人沏好了一壶茶放在桌上,过了两个小时,想必已经彻底凉了。

芊芊跟夜岩面面相觑,而后目光齐齐的转向南林玲,“青,你在跟谁说话?”除了他们四个之外,偌大的客厅空空如也,林玲的话好怪异。

夜星宇脑中猛的想起初次见到水半夏的那日,她是凭空出现在自己眼前的!

“南林玲,撇开立场,你让我很欣赏。”一道颇富磁性的嗓音响起,穿着黑色劲装的男子已经坐在侧面的沙发之上。

芊芊捂住嘴巴,“我以为是半夏!”林玲的感觉敏锐于一般人,所以每次半夏出现的时候最先有所察觉的都会是她。

夜岩神色复杂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男子,这个在他心目中一直无比高大的男人,曾经他甚至可以为了这个男人不顾一切,结果……

林玲浅笑了一下,“单纯的以年龄来说,你应该可以算作我的长辈。不过你我都清楚,我们师出同门,即使从未谋面,我也该叫你一声师哥。”严天是她师父第一个徒儿,而她是最后一个。

“如果没有这一点,你以为你还能活到今天么?”完全不像是已到中年,严天看起来好像不过三十几岁的模样,颀长的身材更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听到他的话后林玲的笑意更加明显,“我确实要庆幸这一点,不过除非我自愿,否则你想要杀我也并不容易。既然今天我们终于见面,不妨就把之前的事摊开来说。三年前在天使集团的拍卖会上,你让冯春木误以为他的未婚妻是为救我而死。这件事一石二鸟,既打击了他,也可以给我制造了一系列的麻烦。”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