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英超 >第九百八十九章命中注定

第九百八十九章命中注定

回想着老爹的一生,落寞过,潇洒过,绝望过,辉煌过,堪称一曲波澜壮阔、曲折起伏的歌曲。

一代魔君,盖世无敌,本应耀眼辉煌,却落魄无依。幼时因逆脉潦倒,而倍受落魄,遭天所弃。诸般种种,可谓曲折。

秦鸿叹息,随着愈发了解老爹的传奇,他的心情就愈发沉重。魔君曾经辉煌,而今落魄,彼此处境堪称天差地别,这其中差距何等巨大?老爹能否承载?

由天堂跌入地狱,他又是否还能够重新崛起?再现昔年盖世无敌之风采?他的传奇,又是否还能够再度续写?

思及于此,秦鸿的心情就更加沉重。他有些忧虑,深怕老爹一蹶不振,被长困某地,一生难出。

“我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秦鸿攥紧双拳,暗暗咬牙:“老爹何等英雄,有情有义,绝不能一生沉寂。我相信,终有一天老爹会归来,带着他无敌的风采,真正的天下无敌。哪怕不行,我也会让老爹重振旗鼓。”

另外,司徒圣族,以及昔年背离老爹的敌人,若不识抬举,能杀则杀。

这一刻,秦鸿的心头杀念汹涌,从未有过的炽烈。

许久,杀念渐渐内敛,秦鸿恢复如初,吐了口气,彻底的平静下来。他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地,遁入了康庄金殿之中。

金殿大厅,四壁辉煌,宽敞嘹亮。在厅堂正央,躺着一位身姿绝美,清丽脱俗的女子。她肤白齿红,杏眼桃腮,黛眉弯弯,病态般苍白的脸色尽显一种柔弱美态。

秦鸿蹲下身来,盘膝坐在旁侧,默默的端详着这张许久未见的面容。自昔年无上道宫一别,便再未见过。后续相见,二者却是记忆被磨灭,记不起彼此,相逢不相识。

如今他记忆复苏,忆起往昔,终于重见真容,看到了他日思夜想的人儿。

“碧嫣……”

秦鸿握着佳人纤手,依偎在脸颊,低声呼唤。离别数年,今朝再见,满怀辛酸无人知晓。他多么渴望,佳人能够苏醒,一诉情衷。

二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情比兄妹,亦如亲人。随着后来长大,二人更是认定彼此。奈何,情不由衷,还未告白,彼此便被迫分离。

一去,便是五年。

五年间,秦鸿踏遍千山,寻遍万水,披荆斩棘,久经生死,从遥远的中元大陆渡海入中原,追寻而至。

一切,所为的不过是一诉情衷。

他很久以前就渴望着,今生能够与沈碧嫣做一对璧人,神仙眷侣,羡煞鸳鸯。渴望,并为此奋进。

不断的历经生死磨难,强大自身,何尝不是为了一个情字?希冀着自身能够有着绝对的实力,可与佳人遨游太虚,无拘无束。

他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只是想要自身与佳人不被外人外物所束缚。得证大道,即使是天,也不能阻他情路。漫天神佛,诸天神袛,谁也不能挡。

即使,他之一生,逃脱不了一个情字,也在所不惜,情之所愿。

这便是秦鸿一直以来的心思,一直以来奋斗的目标。可时至今日,听得背后人的告诫,以及幻境考验他才知晓,如今的他做不到。以情入道,让他难以得道,只会因此而毁灭。

非是他无情,亦非是他情义不坚,实则是他背负诸多因果,自身道路繁杂,早已身不由己。

直白点说,从他融合始源火开始,他的命运就已经由不得他,他的道路亦不能由他主宰。即使他挣扎,诸多因果亦会推着他前行。

始源火,本就是天地本源,万物伊始。是天地因果之始,是万物生灵之本。因此,背负始源火,福祸相依,诸般因果尽加其身,自然而然,因果驳杂,秦鸿自也就情不由衷,命运难以自控。

若单纯的想要以情入道,显然是不可能的。

纯粹为情,又置父母恩仇何顾?

纯粹为情,又让亲朋友人如何自处?

纯粹为情,诸天神佛的因果又何去何从?

一切的一切,都须得秦鸿来背负。即使他挣扎也无用,诸多因果会推着他朝某些方向前进。即使他坐立原地,也会有因果缠身,促使他不得不去。

这即是因果的可怕,亦是命运的无奈。

所以,正因如此,秦鸿的情,注定会成为魔障。如他父亲秦毅一样,成也为情,败也为情。

当然,若秦鸿能与沈碧嫣成就神仙眷侣,不离不弃,彼此之情不仅不会成为牵累,反倒会成为一大助力。

但,若是沈碧嫣出现任何异样,二者走不到一起,那此情便将成为魔障。而秦鸿也将走上其父亲的道路,重蹈覆辙。

“我该怎么做?”

秦鸿长叹,一阵迷惘。

为今之计,唯有忘情。而忘情之路何其艰难?那注定要斩断他与沈碧嫣之间的因果,从此形同陌路,互不交集。就如同早前,无意中触动某些痕迹,二者相忘于江湖。

可是,如此结局压根儿不是自己想要的。让自己忘掉前尘,斩断与碧嫣之间的因果,那将比杀了他还痛苦。

所以,忘情显然不可取。

那么,忘情之余,便只能够超脱于情。

只是,超脱又岂是那般轻易?

甚至,秦鸿自身都不知道,超脱之路从何谈起。

如此想想,秦鸿便不禁叹息,眉头紧蹙而起,瞳孔中神光幻灭起伏,复杂之色内敛于中。

“嘤咛……”

正值此时,沈碧嫣发出呻吟,昏睡许久的佳人逐渐苏醒。美眸睁开,涣散的瞳孔渐渐凝聚,重新复苏起灵性光泽,清澈透亮,美不胜收。

“碧嫣!”

秦鸿顿时收敛思绪,伸手搀扶起了沈碧嫣。

“鸿哥哥?”沈碧嫣醒来,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秦鸿。

“是我!我是鸿哥哥,是你的鸿哥哥,嫣丫头。”秦鸿激动呢喃,抓着沈碧嫣的纤手喜不自禁的笑道。他的笑中带泪,情难自禁。

顿时,沈碧嫣泪如雨出。

“鸿哥哥,嫣儿好想你……”沈碧嫣嘤咛哭泣,臻首埋进秦鸿怀中,抽噎不已。

“傻丫头,鸿哥哥也想你。”秦鸿激动道,双手本能的拥抱着沈碧嫣,紧紧的拥抱,不愿放手。似乎一旦松手,怀中佳人就将离他而去。

“傻丫头,这些年,苦了你了……”秦鸿怀抱佳人,满怀痛惜的道。

沈碧嫣抽噎更甚,泪湿衣襟,杏眼通红,尽显一种柔弱。她纤手抱着秦鸿胳膊,臻首深深地挤进秦鸿怀中,低声回应:“鸿哥哥,嫣儿不苦,能够再见你,嫣儿已经很满足。只要能再见你,些许苦楚又算得了什么?嫣儿比起鸿哥哥,还差得远呢。”

一诉情衷,却让秦鸿如遭雷击。

这话……怎么如此相似?

竞彩玩进球数玩法,大家都知道,选择比赛进几个球就好了,比如说0球,1球,2球,3球...但是,进球数的选择太多了,很难选中!不过,如果你在万博体育玩就不一样了,你可以买大小球盘口,买大或者买小就好了,只有2个选择,中奖的机会一半一半,是不是更简单了呢?

是情景重现?还是旧事重演?

秦鸿膛目结舌,激动渐消。

而在此时,沈碧嫣一边抽泣,一边如是道:“嫣儿记忆复苏,已是记起与知晓,鸿哥哥多年以来走过的路,有着多么的艰险苦痛。久经生死,千般劫难,那种苦痛又怎是嫣儿能够相提并论呢?”

“嫣儿虽苦,虽忍受着相思之痛,但却也有着师尊宠溺疼爱,百般呵护,不受世间冷暖迫害。可鸿哥哥你却孤独无依,一人闯荡天下,自遥远的海外赶来中原,百般波折,寻觅嫣儿。此情深刻,但个中艰险,又岂是为外人道?”

耳话情衷,深情款款,却让秦鸿如坠冰窖,浑身冰凉。

这一定是梦!

一定是一场幻梦!

沈碧嫣的话,与之早前他经历过的一模一样。这到底是命中注定,还是其他原因?

此刻,二者一诉情衷,秦鸿居然找不到半点亲昵温存的心思,反倒浑身冰凉,只觉如坠冰窖。

他沉默了,不再激动,不再言语,只是默默的怀抱着佳人。

因为他不知道,这到底是一场梦,还是命中注定的现实?

这太可怕了,可怕到让他历来坚定不移的心都是开始动摇。

沈碧嫣似有所觉,感受到了秦鸿那突变的心情,抽噎瞬止,迷惘抬头,一双美眸直勾勾的看着秦鸿的眼睛。美眸如水,波光荡漾,清澈透亮的目光像是能够看透秦鸿的内心。

“鸿哥哥,你已经不再喜欢嫣儿了吗?”沈碧嫣茫然问道。

“我……”秦鸿眼神收缩,一阵不知所措。

非是他不爱,而是他辨不清真假,弄不清命运。

“鸿哥哥,是嫣儿哪里做得不对,让你为难了吗?还是,一别多年,鸿哥哥已是有了心上人,要离开嫣儿?”沈碧嫣追问,拉着秦鸿的胳膊,美眸一眨不眨,目不转睛。

她似乎是想要捕捉到秦鸿的一丝一毫的动静,想要看到后者的哪怕丁点表情。这般注视,最终秦鸿居然有所动摇,很不适应。

历经重重幻境,再被因果缠身,诸多复杂的心绪竞彩玩进球数玩法,大家都知道,选择比赛进几个球就好了,比如说0球,1球,2球,3球...但是,进球数的选择太多了,很难选中!不过,如果你在万博体育玩就不一样了,你可以买大小球盘口,买大或者买小就好了,只有2个选择,中奖的机会一半一半,是不是更简单了呢?顿时难以控制。一涌而出,轰然爆发,溢满胸腔。

“哎……”

良久,秦鸿忍不住的叹息。

听得叹息,沈碧嫣却是霎那间脸色苍白,柔弱的娇躯都是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一下。

“鸿哥哥,你……变了心?”沈碧嫣强忍着决堤的泪水,颤抖着声音询问。

秦鸿顿时脸色一变,这怎么可能?

“傻丫头,你想多了!”秦鸿将沈碧嫣拉进怀中,唏嘘叹息。

他对沈碧嫣的情,毋庸置疑。历年以来他都对沈碧嫣牢记于心,并为之努力奋进。其心之坚,可比神石仙金。

只是奈何,情不由衷。

“傻丫头,在鸿哥哥心里,你始终如一。今生今世,鸿哥哥都不曾乐享长生,为的只是想与你红尘相伴,遨游太虚,做一对羡煞世人的神仙眷侣而已。”秦鸿如是解释,话落,却心颤,方寸霍乱。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